当前位置:厚徳网络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为何会推崇贾雨村?原因是什么
红楼梦中林黛玉为何会推崇贾雨村?原因是什么
2022-09-16

林黛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的女主角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,一起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中贾雨村和林黛玉,貌似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,他们一个是游弋于官场中争权夺利的官僚,一个是身负“咏絮才”的潇湘妃子,前者阴狠卑鄙,后者聪慧伶俐,可作者曹雪芹偏偏安排贾雨村给林黛玉当家教老师,而且一教就是一年。

雨村正值偶感风寒,病在旅店,将一月光景方渐愈。一因身体劳倦,二因盘费不继,也正欲寻个合式之处......因闻得鹾政欲聘一西宾,雨村便相托友力,谋了进去,且作安身之计。妙在只一个女学生,并两个伴读丫环,这女学生年又极小,身体又极怯弱,工课不限多寡,故十分省力。——第2回

很有意思的是,虽然贾雨村、林黛玉是师生关系,但纵观《红楼梦》前80回,除了第2回简单介绍了两人的师生关系外,此后两人再无半点交集。

尽管贾雨村时常会来荣国府拜访,但从未见他提起昔日女学生林黛玉,林黛玉也从未说起过曾经的老师贾雨村。

而在续写后40回中,仿佛是为了弥补这一缺失,高鹗特地安排了一出林黛玉提及旧师贾雨村的戏码。

彼时正值贾宝玉从学堂回来,前往潇湘馆探望林黛玉,期间宝玉不免又发了几句斥责国贼禄蠹的牢骚,而林黛玉听完之后,则以老师贾雨村为榜样,劝慰贾宝玉好好读书,书中这般记:

黛玉道:“我们女孩儿家虽然不要这个,但小时跟着你们雨村先生念书,也曾看过。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,也有清微淡远的。那时候虽不大懂,也觉得好,不可一概抹倒。况且你要取功名,这个也清贵些。”宝玉听到这里,觉得不甚入耳,因想黛玉从来不是这样人,怎么也这样利欲熏心起来?又不敢在她跟前驳回,只在鼻子眼里笑了一声。——第82回

从这里看出,林黛玉貌似对贾雨村颇为推崇,甚至以先生相称,言谈之中尽显对贾雨村的尊重之意。

为此不免有书友不解,私信询问笔者,此情节应当何解?笔者笑曰:高鹗续书疏漏甚多,此处便是其中之一。

单看《红楼梦》前80回,贾雨村在贾府内的风评甚差,至少在荣国府的女眷圈中,贾雨村是个浑蛋般的存在。关于这一点,书中有两例,可供诸君赏玩。

且看第32回,彼时贾宝玉正与史湘云、袭人谈天,忽贾政叫宝玉出来见客,宝玉便知是贾雨村来了,心中甚是不喜,书中记:

正说着,有人来回说:“兴隆街的大爷来了,老爷还叫二爷出去见呢。”宝玉听了,便知是贾雨村来了,心中好不自在。袭人去拿衣服。宝玉一面蹬着靴子,一面抱怨道:“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,回回定要见我......罢,罢!我也不敢称雅,俗中又俗的一个人,并不愿意同这些人往来。”——第32回

此处贾宝玉不喜贾雨村,或有厌恶仕途官场,贾雨村被“顺带”讨厌的嫌疑,我们可以给予理解,但到了第48回,平儿亦曾对贾雨村恨得咬牙切齿:

且说平儿见香菱去了,便拉宝钗忙说道:“姑娘听见我们的新闻没有......老爷把二爷打了个动不得,难道姑娘就没听见?”宝钗道:“早上恍惚听见了一句,也信不真。我也正要瞧你奶奶去呢。不想你来了。又是为什么打他?”平儿咬牙骂道:“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,半路途中哪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!认了不到十年,生了多少事出来。”——第48回

原来是贾赦相中了石呆子的扇子,让贾琏前去采买,可石呆子死活不卖,贾琏只得无可奈何。结果贾雨村滥用私权,讹石呆子拖欠官银,将其拿下,家中扇子全部抄走,转眼又送给贾赦当礼物,贾琏埋怨贾雨村太过狠毒,为一两把扇子,弄得人家坑家败业,因此挨了贾赦一顿打。

从上述薛宝钗、平儿两人的对话中可以看出,贾琏挨打之事已经在贾府女眷之间传开了,林黛玉身处大观园中,如何能不知晓?加上林黛玉与宝钗、平儿等人关系甚好,必然会知晓一切都是贾雨村滥用私权之过。

而面对这样的昔日老师,林黛玉怎么可能会对贾雨村有好印象?而且还当着贾宝玉的面儿,夸奖雨村先生的学问?难道她不知道贾宝玉最厌恶仕途经济之说吗?

故而笔者窃以为:第82回林黛玉评贾雨村,着实是一处大大的败笔。但同时,笔者必须客观评价,高鹗之所以安排林黛玉规劝贾宝玉从事仕途经济,是有更深层次的考量。

林黛玉乃是贾宝玉的知己,她知道贾宝玉厌恶官场仕途,所以从来不规劝他读书,这也是贾宝玉为何亲近林黛玉的直接原因。

但我们必须意识到一点,那就是随着《红楼梦》的情节推进,林黛玉变得越来越成熟,同时她也越来越向世俗“妥协”了。

林黛玉一开始从不规劝贾宝玉,可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到了第62回,林黛玉已经开始计算贾家的财务状况,并且对贾宝玉“无所事事”的生活风格产生了质疑,所以两人面对探春改革大观园,林黛玉的态度和贾宝玉完全不同:

宝玉道:“你不知道呢!你病着时,她(探春)干了好几件事。这园子也分了人管,如今多撷一草,也不能了。又蠲了几件事,单拿我和凤姐姐扎筏子,禁止别人,最是心里有算计的人,岂止乖而已!”黛玉道:“要这样才好,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。我虽不管事,心里每常闲了,替你们一算计,出,进少。如今若不省俭,必致后手不接。”宝玉笑道:“凭他怎么不接,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。”黛玉听了,转身就往厅上寻宝钗说笑去了。——第62回

由于探春在大观园中实行了“承包制”,所有的花草鱼笋都不能随便采摘了,贾宝玉觉得这个政策影响的自己的游玩体验感,林黛玉则认为探春的做法很正确,可以起到开源节流的作用。

同时,贾宝玉面对自家财务危机,俨然不管不问,甚至发出“凭他怎么不接,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”这样不负责任的话,林黛玉听完之后,很是无语,转头去找宝钗玩耍。

这个时候的林黛玉,虽然仍然尊重贾宝玉,不规劝他好好读书,立身仕途,但也看不下去他的不作为了。

而到了第79回,彼时迎春即将嫁给孙绍祖,孙家前来,林黛玉便规劝贾宝玉去接待接待,懂点人情世故,可贾宝玉再次选择逃避,林黛玉终于忍不住出言规劝:

黛玉反忙笑着点头,称说:“快去干正经事。才刚太太打发人叫你明儿一早快过大舅母那边去,你二姐姐已有人家求准了,想是明儿那家人来拜允。所以叫你们过去呢。”宝玉拍手道:“何必又如此忙!我身上也不大好,明儿未必能去呢。”黛玉道:“又来了!我劝你把这脾气改改。一年大,二年小......”一面说话,一面咳嗽起来。——第79回

至前80回结束,林黛玉再也不是之前那个纵容贾宝玉的林妹妹了,她开始希望贾宝玉能够顺应这个世界,而不是一直逃避。

因此,高鹗续写第82回,之所以安排林黛玉劝贾宝玉从事仕途经济,并且以贾雨村为榜样来举例,是因为高鹗亦看到了这一层,想要将林黛玉的这种心理变化进行进一步阐释,可逻辑、文笔皆不通,只能将林黛玉刻画得如此愚蠢,以致于贾宝玉都心疑林黛玉怎么变得这么庸俗?

故而,高鹗续写之内容,应当辩证地看待,事实上,续书中不乏有“黛玉焚诗稿”、“宝玉雪中跪拜”这样的经典描写,相比后来其他续写者,高鹗的续写已算是用心了,只不过达不到曹雪芹“字字看来皆是血,十年辛苦不寻常”的高度,应当予以理解。

厚徳网络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